400-123-4567

最新公告:

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
产品展示
联系我们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13988999988
传真:+86-123-4567
服务热线:400-123-4567
邮箱:admin@baidu.com
产品三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三类 >

她一直忙着替自己辩解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18-09-22

 
  萨拉走出大楼时,虽然感到交易大获成功,但却有些垂头丧气。她开始疑惑,究竟怎样才能接近斯卡皮瑞托,看看他是不是在搞什么名堂。在市况平淡之际,大多数交易员都喜欢用闲聊来消磨时间,以那些令人尴尬的细微末节把5年来的个人生活展现一番。他们这类人不可能有什么秘密可言。但是斯卡皮瑞托少言寡语,讳莫如深。他从不停下来跟人随便聊天,即便谈及业务,也都是三言两语。能从他嘴里掏出一两句话来的唯有阿诺特。萨拉很想知道斯卡皮瑞托与朋友、与女友在一起时是什么样子,在放松警觉时的样子。她招呼了一辆出租车,往梅费尔区驶去。 
  萨拉走出海斯小街,顺着查尔斯街进入伯克利广场。她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,给雅各布拨了电话。电话铃响了一遍又一遍。萨拉可以想象得出,雅各布正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的书,小心翼翼地朝电话机走来。他的行动近年来放慢了不少,终于他来接电话了。 
  萨拉走到下泰晤士大街,待轰鸣驶过的车流出现一段空隙,迅速趁隙穿过街道。她朝坎农街走去,在紧挨布什巷的一个公用电话亭前停下。她提起话筒,轻轻按下一个号码。几次振铃之后,一个略微颤抖的声音回了电话。 
  萨拉走回去,抓起电话。 
  萨拉走进家门,反复思索着皮尔卢吉的那番话。她一直忙着替自己辩解,以至于连那个明摆着的问题都没有提出来。丹特·斯卡皮瑞托的身上有什么东西那么可怕呢?为什么皮尔卢吉觉得有必要发出这样一个不祥的警告呢?也许是忌妒在作祟?不会的,尽管话已经说得很厉害了,实际可能比这个更厉害。她脱下衣服钻进被窝时,感到心神不宁。斯卡皮瑞托的形象,那副身穿黑色制服,默默坐在昏暗的办公室里的形象,充斥了她的脑海。她与马科、与皮尔卢吉的交谈丝毫无助于加深她对那个男人的信任。相反,他们让她陷入了极度焦虑之中。她一向以为所谓“白领犯罪”几乎是干净的、无痛苦的犯罪。可是丹特·斯卡皮瑞托身上却有一种致人痛苦的气氛,一种恐怖的气氛。 
  萨拉走进家门时,亚历克斯和埃迪正盘着腿坐在起居室地板上,专心致志地查看一张皱巴巴的大地图。他俩全神贯注,有好一阵没有察觉到她的归来。萨拉默默地望着他们。她的宝贝弟弟亚历克斯已经25岁了,勇敢而善良。在她眼里,他始终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,聪明伶俐,但毫不愤世嫉俗。他天生就是高高兴兴的。父母双亡时,他才6岁,受到的冲击远比她要小。他感到悲伤,他怀念他们,他感到孤独和恐惧:他的感受只限于人类情感的正常范围之内。况且他有大姐姐和住在英国的姑妈照料他。从她们那里,他汲取了安慰,没过几年就成为一个快乐的、正常的孩子。他把精力投向户外活动,尤其对登山运动情有独钟。像萨拉一样,他也上了剑桥大学,但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登山上,毕业时成绩平平。他并不在乎。只要有时间和金钱用于登山,他就心满意足。他有的是时间,而萨拉有的是金钱。亚历克斯一年之中有9个月到四处去登山,余下的时间就住在萨拉的寓所里。这种生活方式对于他来说是称心如意的,而萨拉则陶醉在他的幸福之中。就在一年之前,他攀登阿尔卑斯山的时候遇上了29岁的奥地利人埃迪。他俩在山上结成一队,又一起回到萨拉的寓所。在埃迪与萨拉之间慢慢萌发了一种友情。4个月之后,他们就成了恋人。 
  萨拉走进淋浴间,把水温表调到零,然后把龙头调到急喷状态。冰凉的水流像飞瀑似地浇下来,淋湿了她的头发,流进了她的眼睛,她觉得非常舒服。 
  萨拉走进卧室,换了身衣服,然后出门跑步去了。 
  萨拉坐进一辆出租车,半个小时后来到罗瑟威克路。 
  萨拉坐下来。雅各布的语气使她震惊,“行长。他要派人来找我们,把我们带到他那儿去。” 
  萨拉坐在科尼—巴洛酒吧角落处的一张台子旁,摆弄着香槟酒杯的高脚柄。阿诺特和威尔逊早已离去。她用手指捻着酒杯柄脚,看着不断冒出来的气泡。她知道斯卡皮瑞托的眼睛正盯着她看。她仰起脸,迎上了他的目光。他们互相盯视着,玩着同一游戏,各不相让。萨拉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起了好奇心。按常规标准衡量,他够不上英俊,也谈不上有魅力;他缺乏幽默感,对人冷酷无情。他有才智,这几乎就是你能说出的对他有利的全部优点,不过萨拉承认他的穿戴非常得体。这并不是说她挺在乎这类事情,事实上她对穿戴过分讲究的男人往往抱有偏见,特别是对那些相貌英俊穿着又过分的人则尤其如此。可是不知怎么的,她对他产生了好感。也许是她自己的缘故,也许是她自作多情。试验,风险,危险,挑战,以及所有影响的要素。像以往一样,她因自己的冒险行为而兴奋。对方有何特征几乎是无关紧要的,除非那些特征是不合适的,有缺陷的,受过损害但还没有支离破碎的。为什么自己会被这类人所吸引,她百思不得其解,也不愿意加以剖析。她曾经想过,自从以前有了约翰·卡特,现在有了埃迪,她生活的那一面已经结束,她已因此而成熟起来。可是当她凝视着丹特的时候,每一处感官都敏锐起来,以往那种难以抵抗的冲动重又吞噬了她,除了她对他的欲望之外,眼前的一切都已变得模糊不清。 
  萨拉坐在两人中间。 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电话:400-123-4567传真:+86-123-4567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某某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:织梦58 ICP备********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