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-123-4567

最新公告:

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
产品展示
联系我们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13988999988
传真:+86-123-4567
服务热线:400-123-4567
邮箱:admin@baidu.com
产品二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二类 >

王国维、梁启超和鲁迅先后翻译了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18-10-14

 
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日本出现了地价和股价大暴跌。在亚洲金融危机中,日本未能发挥人们期望的正面影响力。相反,有百年历史的山一证券、大名鼎鼎的八百伴百货公司以及北海道拓殖银行相继倒闭,象征着日本经济陷入萧条之中。
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,中日关系进入一种“贸易热、政治冷”的怪圈。二零零二年以来,日本成为中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国,中国成为日本仅次于美国和欧盟的第三大贸易伙伴。二零零二年,两国双边贸易额超过九百五十亿美元。
 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将在沈阳、太原审判时期所拘押的战犯一千一百零八人大部释放。起诉的仅四十五人,没有一人被处以死刑。
  二十世纪最初十年,日本成为中国的第一大文化输出国。从一九零一年到一九一二年期间,从各种语言翻译成中文的五百三十三种著作中,日语翻译的达百分之六十以上。现代中国许多伟大的知识分子,都是从翻译日文著作开始了解现代学科的。章太炎、蔡元培、
 
王国维、梁启超和鲁迅先后翻译了日本近代以来重要的知识分子福泽谕吉、加藤弘之、中村正直、中江兆民、幸德秋水等人的著作。
  法国人施赖贝尔也有相似的预言:“寂静的黑夜笼罩着日本,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没有落到如此彻底的失败。如果日本有朝一日将从这堆灰烬之中,从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这一天留给它的一切中获得新生的话,那将是另一个日本。”战后的日本在一片废
 
墟上发奋图强,抓住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全球技术革命和经济转型的机遇,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,重新进入全球最发达国家的行列。而中国却饱经战乱和政治运动之苦,在抗战胜利之后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,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,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才开始
 
迟到的改革开放。此时,中国已被日本远远地抛到了身后。
  根据中国国民政府“以德报怨”的政策,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第一批遣返船从塘沽港离岸开始,到第二年八月二十一最后一批日俘、日侨在日本登陆为止,共计有一百二十五万五千多名日军俘虏、七十八万五千多名日本侨民从塘沽、青岛、连云港、上海、基隆等港
 
口乘船回国。之后,还有日俘、日侨陆续回国,总计三百一十万人。
  更加可怕的是,保守派学者谈论那段历史时,俨然以亚洲的解放者和恩人自居。独协大学教授中村粲在一篇题为《大东亚战争的起因》的演讲中认为:“明治时期的日本虽然被称为军国日本,但是军国日本与西方势力的入侵进行了斗争。与西方势力入侵进行斗争是
 
日本的命运,也是日本拯救亚洲国家的使命,明治时期的日本与这种命运相抗争,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。……如果没有大东亚战争,那么东南亚的国家或许还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不得不屈从于殖民统治。如此看来,大东亚战争是有着非常深远的历史背景的战争,
 
而且,对于日本来说,这是一场命运之战,同时也是使命之战。”
  过了几个月后的又一天,侩垣带着手枪再次去见龙马,这次龙马微微一笑,却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给侩垣看,并说:“那已经过时了,从现在开始,统治世界的是这个了!”那本书是《万国公法》,是一本国际法方面的书。
  后来,鲁迅回忆当时的情况说:“从那一回以后,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要紧事。凡是愚弱的国民,即使体格如何健全,如何茁壮,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,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。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,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,而善于改变精神
 
的是,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,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。”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电话:400-123-4567传真:+86-123-4567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某某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:织梦58 ICP备********号